Skip to main content

[20E12] 听众回应:“腾讯活到了我能接受它的时代”

一直拒绝用微信的 Dandirion 有一天和林檎说,他发现自己开始接纳腾讯了。

Published onApr 16, 2020
[20E12] 听众回应:“腾讯活到了我能接受它的时代”

Recording

Intro

【聲明:聽眾回應觀點不代表 WūJīMāChā 立場】

一直拒绝用微信的 Dandirion 有一天和林檎说,他发现自己开始接纳腾讯了。

他崇尚理性,因为相信理性让人们活得更好。而在诸如社会事件与争议的许多事情上,我们往往发现理性难以招架情绪(即更感性)的洪流。理性束手无策。如果从感性的一侧开始反思,会是怎样?

通过反思对腾讯的情感变化,他展现了一种希望的可能性,它不是非此既彼、你赢我输的二元论断,而是一条理性派可以认可,感性派可以理解的途径。

Voices

Notes

More

Comments
1
Zizheng Wang: From 7F: 「1. 10分钟左右。基础性需求vs“奢侈需求”。如果按这个逻辑,一有战争,娱乐行业就都死完了,所以娱乐行业都存在不了。但事实上每次战后都是娱乐的黄金期。 2.不知道腾讯和wujimacha各自想走什么不同的路。其实不觉得世界上有两个人能走同样的路,不过如果能有好的愿景和明确的目标,朝那个努力是不错的。但明晰可行的目标和规划,如果有,肯定是好的。 3.情感变化,“被生活磨平了棱角”:但是我觉得,最开始的理想主义者,和看清混沌现实后,在停车站还能向前走的理想主义者身上有不同的品质,都是有益的。后者推动世界发展,而一部分后者的行动契机来自前者。 3.Dandirioqwq大概提出了“脏手先堆起来,再精加工”的模型vs“直接求精品”的模型。我觉得这分类并不准确(或不存在)。先堆起来也是先堆了的,oicq最开始也就是个简单的通讯工具;奢侈品服装品牌也不一定都是从大众服装加工厂转型过去的。 高尔特的世界不存在,只能在地上生活;所以需要在污浊的现实里保持内敛的锐气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