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
[20E11] 帕慕克(Pamuk)的画家三问

《我的名字叫红》提到了三个对画家来说最重要的问题:1. 当你绘画的时候,你是要尊崇古代大师的风格,还是要画出自己的个性?2. 假设你的画最后被拆开来,不再是原来的版本,甚至丢失、损坏,那你还要不要继续绘画?3. 你怎么看待失明这件事?

Published onApr 09, 2020
[20E11] 帕慕克(Pamuk)的画家三问

Recording

[20E11]

Intro

Jinglong 最近读了《我的名字叫红》。书里提到了三个对画家来说最重要的问题:

  1. 当你绘画的时候,你是要尊崇古代大师的风格,还是要画出自己的个性?

  2. 假设你的画最后被拆开来,不再是原来的版本,甚至丢失、损坏,那你还要不要继续绘画?

  3. 你怎么看待失明这件事?

这期开头还聊了一个有趣的小故事。

Voices

Notes

More

Comments
1
Zizheng Wang: From 7F: 「1. 本次提出的“钓鱼式问问题”很有意思。 这样的问题是很好的伪装,但用多了可能就难分提问者是在钓鱼还是真这样想。但如何辨别?比如也许可以听jinglong2:43 - 3:30说话的声音质量。但这也可以有迷惑性。 2. 关于盗贼那个事,先生的“自信”可参考 https://youtu.be/qdoJroKUwu0 Punjab。 3. 如果出来被偷了,他也许会说,真主用那些财物救济需要的人。这也许是另一个结局,写在寓言书里的故事总有好的结果,因为寓言故事为作者目的服务。 4. 再比如,如果出来被偷了,随后他大骂盗贼,从者问“先生,真主的时间怎么样了?” 回答“宗教的时间刚刚已经结束了,现在是抓贼时间” 那就是搞笑或讽刺故事。寓言故事本身就只被作者赋予直接意义(除非作者钓鱼,另有心机)。 5. jinglong在想作者问三个问题的原因。我觉得2-4分钟的解释如果是真心就比较偏颇。主观解释构成宗教。或22分钟左右古代哲人还是自己思想的提问也是一样。zizheng 的反论,即不能用二分法的那段赞同,这个问题不存在。不读前人著作,不但浪费时间,还难以相互交流(大家都自成一家),学术不复存在;但前人荒谬的论述又普遍存在。研究的目的是什么,如 moji所说,比如用古代说现代;怎么说得有信服力就是技术。回答又要看问题目的,如果是钓鱼问题,不如不回答。 7. 关于作者为何问那三问,underwaternya 30分钟左右的简短解释非常到位,很赞同。」